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之网 > 电子对抗飞机 >

康熙优秀儿子众多雍正是如何登上皇位的?

发布时间:2019-11-07 20: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第一种,修改遗诏说。在单田芳的《童林传》,梁羽生的《弹指惊雷》等作品中,都把雍正的继位写成由国舅隆科多将正大光明匾后康熙遗诏中的“传位十四皇子”改成“传位于四皇子”。随着电视剧的热播,这种说法在民间形成了绝对的权威。但是细细想来,这简直纯属胡编乱造。首先,繁体中“于”作“於”,以十改於具有绝对的难度。而且这里可以将纪连海推翻纪晓岚讽刺和珅家“个个草包”的故事作为佐证。有故事说,和珅建一亭子,请纪晓岚题字,纪题曰“竹苞”。于是便有了赞美纪晓岚聪明绝顶,骂和珅家个个草包(将竹苞拆开)的传说。但是繁体个作个,竹字拆开不是字,可见两个故事一样,只是今人的主观臆断。其次,根据道光帝立储诏书“皇四子奕宁立为皇太子,皇六子奕?封为亲王.”诏书以汉满两种文字书写。所以,在清代“十四皇子”称呼不对,而应是“皇十四子”,但如果称呼皇十四子,遗诏便无从改起,更重要的是,满文的十和于没法互该。再次,据清史稿记载“雍正元年八月,世宗御乾清宫,密书上名,缄藏世祖所书正大光明匾额上”:“雍正十三年八月,帝崩,庄亲王允禄等启雍正元年立皇太子[即乾隆]密诏,宣诏即位。”这是最早秘密立储的记载,——将立储遗诏置于正大光明匾后始于雍正,至于是否这种做法更早始于康熙末年,没有任何文字记录。至此,可以毫无疑问的说,修改诏书说,纯属子虚乌有。 第二种,参汤弑父说。有一种说法,康熙染疾,养病畅春园,后四皇子胤禛进参汤一碗,康熙服用后,不久便驾崩。但是据记载,颇懂医术的康熙生前并不爱食人参,他曾说过,人参对南方人合适,对北方人并不适合,[见康熙《起居注》]江宁织造曹寅病重之时,苏州织造李熙曾上奏康熙代请赐药。康熙在奏折中就曾批示道:“曹寅元肯吃人参,今得此病亦是人参中来。”康熙不喜人参对于暗中关注着父皇的雍正来说. 不可能不知,俗话说,送其所爱,投其所好,故参汤弑父之说也无法立足。 第三种,年羹尧遗子说。一种说法是,雍正之母德妃入宫八月即产下雍正,因而有人怀疑年羹尧曾与德妃私通,所以雍正是年羹尧的私生子,改诏的事是年羹尧干的。对于这种说法,也是后人胡编乱造的一段风流韵事。首先,当雍正还只是亲王时,就曾在信中大骂年羹尧是个恶少。试想,儿子怎会骂父亲恶少呢?更加有力的证据是在雍正《起居注》一书中曾有言“朕长于年羹尧…..”因此断言,从雍正是私生子说到年羹尧助其继位说纯属后人主观臆断。 到现在也没有确却的答案。

  展开全部对雍正继位,史学家莫衷一是,正位说者有之,夺嫡之说有之,更有甚者,认为雍正皇夺嫡的证据似乎更为充分。他们认为,雍正继位是夺嫡,证据有以下是几点:(1)康熙意中的继承者是皇十四子,派他做抚远大将军,就是让他立军功、掌军权、树威信以备接班。(2)有的学者认为康熙临死之前,没有留下让雍亲王继位的遗诏。所谓《康熙遗诏》是伪造的。康熙刚死,就传出雍正党人将康熙遗嘱“传位十四子”,篡改作“传位于四子”的说法。共有胤禛改诏、隆科多改诏、年羹尧改诏三种说法。(3)康熙临终前本来发了一道诏谕,叫远在西宁的抚远大将军、皇十四子允紧急回京继位,却被步军统领隆科多捏在手里不发,改作“传位于四子”。

  对于众多史学家的考证我不想评论,但我认为,以上佐证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原因:雍正能否继位的最大原因不在本身、隆科多、年羹尧。最能影响雍正能否继位的是康熙皇帝。从康熙皇帝本身分析,我认为雍正继位有着不同的解释。

  康熙帝少年继位,除鳌拜、平三藩、收台湾、亲征葛尔丹、抗击沙俄,励精图治、拓土开疆,使大清一举跻身一流强国之列,奠定了中华版图,从而与俄国的彼得大帝并称“东西二帝“。像这样一个皇帝会在雍正继位中毫无影响吗?会让雍正篡位夺嫡吗?我认为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像康熙帝这样饱经风雨艰难创业的君主,对后世之君的要求绝不仅仅是恪尽孝道,宽厚仁和如此简单,他需要的是一位守成进取之君。康熙年间,为巩固统治,连年征战,到康熙晚年已是国库空虚,康熙为人宽厚仁和,以致晚年间吏治腐败,贪污成风。对此情形皇帝并非不知,但此时康熙帝已是有心无力,因而他定会把整饬朝纲的希望寄予后继之君。纵观康熙最为钟爱的几位皇子:皇二子、皇四子、皇八子、皇十四子,二皇子复而又废,八皇子胸有城府、待人宽厚但其党羽甚众且缺乏果敢、十四子年轻气盛、有勇无谋,因而最能成为康熙心目中的继位之君唯有四皇子胤禛。知子莫若父,胤禛虽表面衣服洒脱、不参党争、不闻政事,自号“圆明居士”一副超脱世外之情,但其暗中一直在积蓄实力,其与隆科多、年羹尧、胤祥等朝中要员交往非常,实力非同小觑。完全具备继位实力。这些事不可能瞒住康熙皇帝,胤禛为人清廉,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选其继位定能铁腕手段肃清吏治、整饬朝纲。胤禛勤勉谨慎,意志坚强,只有具备如此条件,才能在江河日下的大清朝坚持己见,不惧各种力量,锐意改革。倘若将皇位交给其他皇子,清朝可能维持,但绝不可能中兴,清朝霸业定会就此倾颓。正因为四皇子胤禛本身的这些特点,定能使他成为康熙心目中唯一一位守成进取之君,才能让他继承帝位。

  康熙帝少年继位,除鳌拜、平三藩、收台湾;以少年之身建下煌煌功业,其英明睿智、刚毅果敢可见一斑,这样一位被誉为“千古一帝”的君主会让胤禛有机会篡改遗诏,更改自己属意的皇位继承人吗?我认为答案一定是否定的!纵观历史,越是英明的君主,其权利欲愈强,对权力的敏感程度愈高;康熙帝皇子众多,但其中若有公然觊觎皇位者,皇帝甚至不念骨肉亲情,或贬谪或废黜,绝不容情,就连皇太子也不例外。晚年的康熙对权力的敏感更高:凡大臣上疏立储者,或处死,或入狱,绝不容情。如此一位君主是绝不会给人留机会更改皇位继承人的。英明的君主在弥留之际一般都会将自己身后政事尽力安排妥当,为此,他们不惜使用一些非常手段:秦孝公弥留之际要以嬴氏族法密杀反对商鞅变法的公子虔与上大夫甘龙,并密赐商鞅一万铁骑以靖国护法;秦惠王临终之际强令公主嬴华下嫁丞相张仪,让张仪成为王族大臣以巩固政局,东出争霸。英明如康熙帝,即便病体弥留之际无法掌控权利细节,但此等关乎皇位继承的大事皇帝还是游刃有余的。仔细分析康熙晚年的行为,不难看出皇帝早已将身后大事安排妥当了:破格擢升与胤禛关系密切的隆科多、年羹尧,先后拜隆科多为步军统领,执掌京畿,封年羹尧为川陕总督,总军政实权,于驾崩前夜密旨赦出被幽禁十年且和胤禛生死相交在军中威望甚高的皇十三子胤祥。凡此种种都说明一个问题:皇帝在为新君胤禛安排臂膀,以使万一在自己身后家国有变,新皇胤禛可以从容应对、安定天下。由康熙皇晚年对朝局的安排,可以看出胤禛才是皇帝属意的继承人。

  有人说雍正篡改遗诏,夺了皇十四子的帝位:康熙临终传旨招十四皇子回京继位但却被隆科多留中不发,才使胤禛有机会问鼎皇位。我认为以康熙帝的谨慎应不会行此举动。如果康熙属意十四皇子为何在他从西北回京后不将其留在身边,明知自己时日无多却仍将他派往西北领军,饱经风雨的康熙帝不会不明白一个远离权力中心的储君是不可能顺利继位的,期间难免有着不可预知的变故,十四子朝中实力较小,一旦京城有变更是鞭长莫及。至于隆科多留中诏书则更显牵强,皇帝不会不明白隆科多与胤禛的关系,如此重要的诏书又岂会假他之手,是皇帝对隆科多的过度自信还是决策失误?按正常程序,十四皇子官居抚远大将军,领军西北,传于军中的诏书应由兵部下发,绝不会落入身为步军统领的隆科多之手;按非正常程序,皇帝身旁亲信护卫何其之多,只需将密诏交于其中任何一人,情形也将大不相同,难道康熙帝身旁只有一个隆科多可信任了吗?绝对不会。我个人认为:康熙将十四皇子派往西北的真正用意是为了保护这个儿子,皇帝深知即或选定继承人,自己身后京城也必将危机重重,将爱子派出可使其在京城变乱时置身事外,不会卷入争储风波,从而保其安然一生。但十四皇子却并未理解父皇的良苦用心,处处以皇位继承人自居,对新皇雍正绝口否认,最终酿成了自己一生的悲剧。

  有人认为雍正继位后封锁消息,紧闭九门,秘密调集军队,明显是一种心虚表现,侧面证明了其皇位来历不正,从而将此作为了雍正夺嫡的铁证。我认为这种说法相比于篡改遗诏之说更为荒唐。众所周知,当新旧交替之时是一个王朝各种矛盾最为尖锐、斗争最为敏感之时,当此之时,继位新君或主政权臣都会采取一些非常措施以最大限度的稳定朝纲、安定天下,防止各种势力觊觎皇位;秦孝公薨于函谷关,商君卫鞅秘不发丧,而先遣太子嬴驷赶回咸阳稳定朝局、尽早继位;秦武王东征洛阳,举鼎身死,丞相甘茂下令封锁消息,以武王染疾,战事不利为名,班师咸阳,直至白起从燕国迎回新君嬴稷方始发布武王死讯。古今中外,此等事例不胜枚举,本为安定天下之非常举措何以至雍正皇这就成为篡位夺嫡的铁证?此等说法未免太过荒唐。

  因而从康熙皇自身性格与其晚年举措加以推断,胤禛是康熙帝生前选定的唯一继承人,用其话说:“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因而我认为雍正继位是名正言顺的,是正位而非夺嫡。但此终归一家之言,究竟雍正继位真相如何,尚赖史学家与考古学家的不断考证。

  无论雍正皇正位或是夺嫡,他都没有辜负康熙皇晚年期望,铁腕手段整饬吏治、力排众议锐意改革、设军机处加强中央集权、改土归流、摊丁入亩、管理西藏、安定边河,治理朝政,夙兴夜寐、呕心沥血,终使大清国富民强、府库充盈、四夷臣服、万国来朝,终成乾隆时期“康乾盛世”之局面。从此而论,无论其帝位来源如何,雍正皇无疑都是中国历史上一位伟大的君主,为中国历史发展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斯人已去,历史无法重现,但我相信,随着现代科技不断进步,雍正继位之谜终有一天会被揭开,这段隐秘的真相终会大白天下,历史定会给我们一个真实的答案!

  胤禛善于治国、懂得韬光养晦。他尊释教道学,自称“天下第一闲人”,与诸兄弟维持和气,与年羹尧和隆科多交往密切,同时向父亲康熙帝表现诚孝,画西藏于版图,赢得康熙帝的信赖。康熙六十年(1721年),雍正四十四岁这年,正是康熙帝登基六十周年大庆。

  他奉命往盛京祭告祖陵,回京参加贡士会试试卷复查事务,冬至时遵命代康熙帝南郊祭天。次年,清查京、通两仓,又秉命冬至祭天。胤禛的这些活动,对他来说有两重意义,一是由于他多次随从巡幸、外出代办政务,足迹遍于中国主要地区,使他有机会了解各地经济物产。

  山川水利,民间风俗,宗教信仰,历史问题,取得了关于民事的第一手资料。二是观察了康熙帝处理政事,考查了地方行政和吏治,锻炼了处理某些政事的能力,获得了从政的一些经验。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对胤禛日后治理国事都有很大的实践意义。

  雍正的继承帝位,历史学界从来就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雍正是由康熙临终传位的合法君主;另一种认为雍正继位是夺权篡立。后一种篡立说由孟森、王钟翰、许曾重、杨珍等学者的研究,提供了越来越多而坚实的证据。

  康熙六十一年冬,康熙帝在热河和南苑行猎之后“偶感风寒”,住在畅春园休息,命皇四子胤禛往天坛代行冬至祭典。十一月十三日凌晨,病情恶化,至夜间猝然逝世。据称:临终遗言由皇四子胤禛继位,即雍正帝。官书言之凿凿,似无可怀疑。

  但当时社会上流言四起,说雍正系篡立夺位。较早见于记载者为《大义觉迷录》。“圣祖皇帝原传十四阿哥允禵天下,皇上将‘十’字改为‘于’字。”“圣祖皇帝在畅春园病重,皇上就进一碗人参汤,不知何如,圣祖皇帝就崩了驾,皇上就登了位,随将允禵调回囚禁。

  太后要见允禵,皇上大怒,太后于铁柱上撞死。”此处所说雍正夺位的情节,曲折离奇,与官书记载大相径庭。一方面官方文书不可全信,因为它是雍正即位后编写的,自然不会有篡立的痕迹。另一方面民间流言,亦不可全信,因这些流言多出自雍正政敌之口。

  雍正继位之谜,遂扑朔迷离,成为千古疑案。例如改写遗诏之说是不可能的。因清朝的书写格式,允禵写作“皇十四子”,胤禛写作“皇四子”,第一个“皇”字不可省略,改诏是不可能的。但否定这一民间传言,并不排斥雍正的矫诏篡立。

  胤禛善于治国、懂得韬光养晦。他尊释教道学,自称“天下第一闲人”,与诸兄弟维持和气,与年羹尧和隆科多交往密切,同时向父亲康熙帝表现诚孝,画西藏于版图,赢得康熙帝的信赖。

  康熙六十年(1721年),雍正四十四岁这年,正是康熙帝登基六十周年大庆,他奉命往盛京祭告祖陵,回京参加贡士会试试卷复查事务,冬至时遵命代康熙帝南郊祭天。次年,清查京、通两仓,又秉命冬至祭天。

  胤禛的这些活动,对他来说有两重意义,一是由于他多次随从巡幸、外出代办政务,足迹遍于中国主要地区,使他有机会了解各地经济物产,山川水利,民间风俗,宗教信仰,历史问题,取得了关于民事的第一手资料。

  二是观察了康熙帝处理政事,考查了地方行政和吏治,锻炼了处理某些政事的能力,获得了从政的一些经验。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对胤禛日后治理国事都有很大的实践意义。

  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在北郊畅春园病逝,胤禛继承了皇位,次年改年号雍正。即位后,雍正帝重用康熙十三子胤祥,不想放过政敌胤禩等人,胤禩等人也不甘心失败,所以双方的斗争在雍正帝继位后延续下来,他在政治上采取多种措施以巩固自己的皇位。

  首先是消除异己,分化瓦解诸皇子集团,将胤禵从西北军前召回,加以圈禁。晋封胤禩为廉亲王和总理事务大臣。将胤禟发往青海西大通(今青海大通西北)。鉴于清朝没有行之有效的立储制度,常因皇位继承权产生争端,创立了秘密立储制度。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封贝勒;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胤禛被封为和硕雍亲王。在二废太子胤礽之后,胤禛积极经营争夺储位,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在北郊畅春园病逝,他继承皇位,次年改年号雍正。

  雍正帝在位期间重整机构并且对吏治做了一系列改革。如为加强对西南少数民族的统治,实行改土归流。为改善民生,实行摊丁入亩,使中国人口的暴增。并且大力整顿财政,实行耗羡归公,建立养廉银制度等。特别是雍正七年(1729年)出兵青海,平定罗卜藏丹津叛乱。

  雍正一朝,整顿吏治,在中央创立密折制度监视臣民,并废除议政王大臣会议,设立军机处以专一事权。而且改善秘密立储制度,这样使得皇位继承办法制度化,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康熙帝晚年诸皇子互相倾轧的局面。雍正帝在位期间,勤于政事,自诩“以勤先天下”、“朝乾夕惕”。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夏,康熙帝第一次罢黜了太子胤礽。在推选新太子的过程中,胤禛支持复立胤礽,同时与皇八子胤禩也保持良好的关系。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复立胤礽为太子。同年封胤禛为和硕雍亲王。此间诸皇子为谋求储位,各结私党,勾心斗角极为激烈。

  胤礽再立后,为巩固储位又进行了一些非法活动,引起康熙帝的不快,于康熙五十年(1711年)再次将他废黜。以后不断有朝臣为他复位奔忙,均遭康熙帝处罚。胤礽被遗弃了,但他留下的皇太子的空位,康熙帝却未令人替补,惹得诸皇子为之大动心机。

  胤禩有资本,继续活动,又一次受到父皇斥责。他的同伙胤禵“虚贤下士”,联络各方人士,“颇有所图”。十四皇子胤禵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受命为抚远大将军,出征西北,指挥两路清军入藏,送六世至拉萨,驱逐了一度盘踞在西藏的准噶尔人的势力,稳定了西藏局势。

  他的声誉日高,有可能成为储君。三皇子诚亲王胤祉受命开蒙养斋馆,身边聚集着一群学人。他也“希冀储位”,以至胤礽再废后,竟“以储君自命”。

  康熙末年,大清帝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朝堂上自索额图明珠党争过后,朋党之气愈发严重,九子夺嫡导致结党之风更甚,凡事已不能秉公处理。

  西北长期对准噶尔蒙古用兵导致国库早已空虚;地方士绅借天灾兼并土地、隐匿人口,贫富差距已然急剧扩大,盛世浮面下的危机早已呈现。

  帝国的危机不是人人都了解的,但是长期在一线处理各类社会问题的雍正却深谙形势、充满忧患。早在23岁,他便跟随康熙皇帝检查京郊永定河工程质量,26岁又前去验收治理黄淮工程,一生治黄河、清查京、通两仓、整吏治,足迹遍步中华各地,深谙民间疾苦。

  按现在的话来讲便是长期奋斗在一线、积累了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长期从事急难险重工作而养成雷厉风行的办事作风和务实不玩虚的工作思维也一直延续到雍正称帝之后。兴利除弊,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便成为雍正一朝为政的核心。

  正因为如此,雍正宵衣旰食,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勤政的皇帝,在位一十三年间,他“凝坐殿堂,披览诸处奏章,目不停视,手不停批,训谕诸臣,日不下千数百言”,共处置各种题本192000余件,平均每年达14700件,亲自朱批41600多件奏折,有的批语多达 1000多字,比奏折本身字数还多。

  为充实国库,他严饬各省清查亏空、丈量土地,同时改革主佃关系,推行耗羡归公、摊丁入亩、士绅一体当差纳粮等新政;为整顿吏治,他严厉打击朋党、压制清流,设军机处,建立密折制度。

  为防止九子夺嫡事件重演,他建立秘密立储制度,一生打击亲兄弟、处置亲儿子,将皇权置于亲情之上。

  整顿吏治,打击了天下的官员;充实国库,逼苦了天下的地主乡绅;压制清流,得罪了天下的读书士人;称亲弟弟为猪狗,将亲儿子削除宗籍,在家人中获得薄情寡义、冷酷无情之名。

  官员恨他,亲人冷落他,士人骂他,国人不解他,曾静列他“谋父、逼母、贪财、好杀”等十罪,民间传他养血滴子嗜杀、被吕四娘飞刀割首级。

  坐在军机处天天加班的雍正写了本《大义觉迷录》为自己正名,却也堵不住世人悠悠之口,心里的苦有谁知晓,这才叫“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

http://cumwithsir.com/dianziduikangfeiji/91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