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之网 > 典型战例 >

以色列空军在80年代的一次经典战役

发布时间:2019-10-17 20: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是吧,应该叫“挖眼”行动,先以无人机作诱饵,取得SM-6导弹的技术参数,然后在两天之内,将俄罗斯和叙利亚经营10余年耗资几十亿的地空导弹阵地摧毁

  准备执行巴比伦行动计划的6架F-15战斗机和8架F-16战斗轰炸机已做好了起飞前的最后准备,一字排列在跑道尽头。

  为了掩人耳目,这14架飞机的垂直尾翼上,全都漆成了约旦空军黑白灰3色圈标记。

  以色列与伊拉克之间隔着叙利亚、约旦和沙特阿拉伯,为了穿越这些敌对国家而不被启发现,以色列可谓费尽心机。巴比伦行动现在开始!

  耶路撒冷时间下午4点,以色列各海、空军基地,各战区司令部,摩萨德驻海外各情报站,担任奇袭任务的空军第2飞行大队,同时接到了空军司令艾弗里将军的命令。

  零时间,6架F-15战斗机机腹下,总推力为20吨的两台100F-PW-100型涡扇发动机喷管立刻怒吼起来。紧接着,8架F-16战斗轰炸机的发动机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强烈的尾喷气流顿时吹得沙飞石走。

  “啦!啪!啪!”3发红色信号弹在塔台上空腾起。这时,带队长机巴哈里上校的耳机中,传来了塔台指挥官“起飞”的命令。

  满载着高辛烷航空燃油的大型空中加油机KC-10A,仿如一头负重的老牛,4台功率强劲的发动机吃力地咆哮着,直到跑道尽头,飞机才腾空而起。

  这是一只钢铁长臂,它几乎囊括了人类军事科技的全部最新成果。从现在起,它就要以每小时1000公里以上的速度,朝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间的那块低地挥去。这一次,它要砸烂的目标是: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南30公里处的奥西拉克核反应堆。

  以色列总参谋部军令处对所有军事行动都有备案,但此时,值班军官对面计算机屏幕上,莹绿色的字符显示却是:军事演习。

  提起以色列空军,大概所有人都会首先想起那个空前绝后的87 比 0,而意义更为深远的则

  是在贝卡谷地摧毁了叙利亚的 19 个苏制 SAM 导弹连,以色列空军的攻击精神将空中力量

  领出来地空导弹的阴影。小时候看到刘亚洲的军事科普小说(好像是“恶魔导演的战争”

  )中有关描述,为以色列人近乎神话般的壮举惊叹不已,后来随着阅读增加,逐渐深入到

  这场争的内部,也澄清了一些误解。军事技术发展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用现代的技

  术打一场未来的战争”之桂冠还是只属于以色列空军。在下特意翻译了部分有关文章,本

  1982 年6 月,为了彻底根除越境恐怖活动,以色列派遣地面部队进入黎巴嫩,行动代

  号“加利利和平”(Peace of Galilee)。事件的发展正如以色列事前所估计,从黎巴嫩

  在这次行动的最初阶段,以色列空军创造了摧毁对手 19 个地空导弹连、击落大批敌

  机而自身不损一兵一卒的壮举。通过获取实时情报(Real-Time intelligence)和巧妙地

  利用对手的弱点,IAF(以色列空军、Israel Air Force)给现代防空体系来了个下马威。

  空中武力在和防空力量的死亡决斗中取得转折性的胜利,它已经被载入史册。以色列拥有

  一支小规模、高素质的空军,在 1967 年 6 月的“六日战争”(SIX DAY WAR)中发动了

  一场史诗般的突袭,总共出击 3,300 架次,IAF 横扫埃及、叙利亚和约旦三国空军,在地

  面和空中总共摧毁了 400 架敌机,一战成名。此后,阿拉伯三国军队被从西奈(Sinai)

  虽然 IAF 在从 1969 年 3 月到 1970 年中的消耗战中维持了优势,但是在大量装备

  苏制飞机导弹等先进武器后,埃及人依然在西奈半岛给IAF制造了相当地麻烦。以色列人首

  指苏制萨姆防空导弹)系统。虽然 IAF 在这段时间内零星摧毁了一些埃及地 SAM,但是自

  rshal)评论到,IAF 对抗敌机的交换率大概是 1 比 40,而对抗 SAM 却是 2 比4!”。

  早在1973 年的“十月之战”中,事情已经初显端倪。1973 年10月6 日,埃及和叙利

  亚共同发动了突然袭击,IAF 从此面对日益严峻的地面火力??“比北越的任何地方都要

  埃及虽然仅拥有不过 20 套移动式SAM 系统,但是还有 70 套SA-2、65 套 SA-3、仅

  2,500 门防空炮和超过3,000 套SA-7 肩射导弹等作为补充,另外包括叙利亚方面的34个S

  AM 连。IAF 的飞行员不但要争夺制空权,而且要为被围困在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东

  岸的地面部队提供近接对地支援。在此期间,IAF 的二号首脑是大卫.艾维(David Ivry,

  此人曾在1967 年作为飞行员参战,最近又担任以色列驻美国大使),回忆到,“你没有任

  何时间来消灭对方防空力量,必须随时冒着非常稠密的防空火力来进行对地支援,为此我

  战争的最初三天,IAF 在1,220 架次任务中损失了50 架飞机,将近4% 的损失率是无

  法承受的,几乎可以和当年美国战略空军最初空袭德国时的损失相提并论。虽然随着战局

  飞机受创轻重不一,但是对方的防空力量逐渐进入了状态,有效阻止了 IAF 开展进行

  支援以军地面部队的反攻行动。以色列飞行员冒死拼杀终于迎来了曙光,运河东岸的战局

  逐渐向着有利以色列的方向发展。10 月14 日,埃及向西奈投入了预备队,并且将防空火

  力圈向前推进。不过一天之内埃及就损失了28 架战机,以色列空军和地面部队联手阻止了

  埃及的攻势。一名埃及指挥官后来谈到,“一旦我的部队冲出 SAM 的防空伞,IAF 马上就

  战争又持续了几天,直到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以军已经越过了运河并且在各条战线上

  击破了对手。战争的教训清楚地告诉以色列人,IAF必须改变他们的战术,即使到了战争的

  最后阶段,IAF 依然在摸索对付 SAM 的方法,结果在一次出击中就损失了 5 架 F-4 鬼怪

  对于艾维,IAF 的损失是毁灭性的,“在战争的最后阶段”,他谈到,“我们计划重

  振旗鼓打一个漂亮仗”,但是得知“IAF 的 F-4 鬼怪不能有效地对付 SAM”之后,军队首

  脑们的心情可想而知。SAM 成功地阻止了 IAF 打击侵略者,甚至能保护类似 SS-21 这些

  能够打击以色列领土内目标的地地导弹。艾维认为,空中力量在未来战争中的地位受到了

  质疑,1973 年的战绩给 IAF??不必说还有其他西方国家的空军??心中投下了阴影,在

  未来的战争中战机是否还有能力对抗整合式防空系统(integrated air defence)呢?前

  任 IAF 指挥官艾泽尔.魏茨曼(Ezer Weizman )甚至悲观地说:“战机的翅膀已经被 SA

  事情已经非常清楚了,IAF 将来能够有效作战,取决于能否找到一条迅速系统地消灭对方

  固定或者移动式防空火力的道路。对于艾维,1973 年的教训非常清楚,“我们必须给SAM

  埃以之间的和平维持了若干年,但是 SAM 问题依然是IAF 心头之痛。1981 年,以色

  列在南黎巴嫩击落了两架正在袭击亲以基督教民兵的叙利亚直升机,作为回应,叙利亚的

  SAM 部队开始进驻黎巴嫩的贝卡谷地。此时艾维已经成为 IAF 的指挥官,他怀着极大的

  兴趣仔细研究了叙利亚的行动。“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艾维谈到,叙利亚将 SAM 部队派

  进贝卡谷地“已经越过了一条红线”。它威胁到以色列在黎巴嫩边界地区的空中优势,阻

  1978 年的戴维营(Camp David)协议和 1979 年的埃以和平协议已经为这一切埋下了

  伏笔,条约规定 1982 年从西奈半岛撤军。“实际局势却十分微妙”,艾维说道,贝卡谷

  地的 SAM 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但是 IAF 却面对更严肃的挑战,那就是伊拉克 Osirak

  的原子能反应堆!1981 年 6 月 7 日,14 架以色列战斗机以一次另人炫目的完美突袭摧

  毁了巴格达郊外的反应堆,下面就该轮到叙利亚人了。一年之后,巴勒斯坦游击队活动越

  发猖獗,大肆越境袭击以色列移民,向加利利地区的犹太人定居点开炮甚至发射火箭,解

  以色列国防部长沙龙(Sharon)得到了总理阿瑞尔.贝京(Ariel Begin)的支持,计

  划派遣地面部队进入黎巴嫩扫荡PLO(巴勒斯坦解放阵线),同时吓阻叙利亚军队,并且掩

  护亲以色列的基督教民兵驱逐巴解势力。第一周的战斗成为八十年代最为瞩目的战事,并

  6月6日,在 IAF 战斗机、攻击机和直升机的掩护下,以色列地面部队开始进入南黎巴

  嫩扫荡巴解据点。开始以军推进迅速,一路势如破竹,后来被阻于Jazzin,急需空中支援

  艾维和他设在特拉维夫(Tel Aviv)的指挥部仔细监视叙利亚的反应,此战基本的原

  则就是“千方百计避免和叙利亚正面开战”,艾维特别强调。SAM分布在贝卡谷地和叙利亚

  境内,叙利亚军队、巴解游击队和以色列直升机及救援单位一起拥进这个地区。“有时候

  天空中有超过100 架战机在这个地区”,艾维回忆到,“几乎接近饱和状态”。对于仅仅

  1,500 平方英里大小的地域,通讯和指挥显地异常重要,于是艾维亲自坐镇指挥。

  原始计划要袭击14 处SAM 阵地,不过艾维于6 月 8 日星期二得到消息,以色列的无人机

  移动。“现在他们沿格兰高地布置了稠密的防空火力来阻挡以色列向大马士革(Damascus

  )渗透”,艾维说到,“我们早晨发现了他们,这个行动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这次移

  防表明了叙利亚没有发动一场全面战争的意图,否则叙方会将导弹部署在大马士革方向。

  这一切帮助艾维下定了决心,那就是摧毁黎巴嫩境内的叙利亚 SAM,并且不必冒和叙利亚

  6 月9 日星期三早晨,艾维修改了行动计划,将新到达的5 个SAM 连也划入目标。他

  计划中午开始行动,不过还要等待内阁批准。刚过上午10 点,内阁开出了绿灯,此时艾维

  已不得不把行动时间推迟到下午 2 点。“攻击之前,我们发现边境地区有大量叙利亚军队

  ,但是叙利亚空军并没有出动,他们尽量避免空战”,艾维评论到,“他们死在我们手里

  当下午 2 时以色列空军倾巢而出的时候,叙利亚却命令其所有在空机返场降落。当最

  后一架叙机降落滑出跑道之后,叙利亚指挥官确定他们已经可以自由开火,敲掉一切在天

  艾维指挥着他的攻击机群直扑SAM 老巢,它们是由SA-2、SA-3 和SA-6 搭配组成。“

  这是一场真正的挑战”,艾维说,计划的关键是事先搜集关于SAM的情报和数据,以及叙利

  亚人操作的特点,以便利用它们在技术上的缺陷。“情报搜集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早在开战之前,以色列的无人机已经侦察出SAM 的雷达和通信频率。1991 年出版的“The

  行动,取得了大量关于 SAM 频率和雷达覆盖范围的数据,后来在此战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elligence)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怎样能使攻击即迅速又致命??防区外发射导弹将为以色

  列飞行员提供第一击(Standoff Missiles)。整个计划经过反复斟酌,几个月来以色列飞

  行员一直在 Negev 沙漠之中反复练习攻击模拟的 SAM 阵地。IAF 将使用阻塞式干扰来切

  断防空部队以及战机和指挥所之间的通信,“你必须清楚什么时候该干扰,什么时候不该

  ”,艾维讲到,“当你要掩护战机执行任务的时候,必须释放干扰;相反当你想搜集信息

  情报的时候,就不能干扰,你要仔细地听”。同时 IAF 的战机也携带了干扰吊仓来对 SA

  为了攻击顺利进行,艾维需要能够直接了解战场局势。E-2C 鹰眼预警机通过下行数据链(

  DataLink)将雷达图象传输到设在特拉维夫的IAF通信指挥部,然后直接送到艾维的面前。

  无人机则提供实时图象转播,以色列拥有一个中队的无人机,艾维认为这远远不够??特

  别是夜间性能不够理想,不过这已经足够保证随时有两架在空,实时更新叙利亚SAM阵地的

  位置。“我们不断跟踪他们,因为他们是可以机动的”,艾维补充说,“我们跟踪他们,

  所有 19 个连,那天早晨我们确切地掌握了他们的位置,没错,毫无疑问,一个都没跑掉

  IAF 同时在艾维和飞行员之间建立了双向的语音通道,这种实时的通信、指挥和情报

  模式,对于现代战争还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将艾维所谓的“实时情报”(Realtime intel

  F-4 鬼怪将在对地进攻中扮演主要角色,F-15 和F-16 夺取空优掩护攻击机群。无人

  ion missiles)摧毁这些雷达。因为事先已经标定了目标位置,所以攻击进行地非常迅速

  ,减少了飞机暴露在对方防空火力下的时间,同时空地导弹的高速度保证了攻击机能够迅

  两个小时之后,IAF 彻底摧毁了所有 19 个SAM连,自身毫无损失。IAF 当时已经拥有

  激光制导炸弹(Laser Guided Bomb),“但是我们在这次行动中并没有使用它们”,艾维

  解释到,“它们太慢了,不过等你消灭了防空火力之后,可以回头用激光制导炸弹慢慢瞄

  攻击开始之后,叙利亚空军突然发现自己完全不在位置,于是 20 分钟后起飞了第一

  批战斗机,试图截击以色列攻击机群,阻止他们继续攻击。于是直升机、无人机、战斗机

  “你好像在指挥一场音乐会”,艾维回忆到,“那不仅仅是攻击机进攻SAM,战斗机截

  击MIG,一旦他们处在同一个区域里面,你必须指挥一场音乐会。当然你不能一边弹钢琴一

  在指挥中心里面,艾维能够通过E-2C 的雷达图象和F-15 的雷达排列出对方的威胁顺

  序。IAF 飞行员使用VHF 波段无线电,指望依靠它能够维持和指挥中心之间的语音和数据

  艾维的战术是每次指挥一个四机编队进入攻击区,每次就一组,每场空战持续1 到2

  分钟。艾维决不派遣4 架以上的飞机进入攻击区,“能不能打掉所有 MIG 并不重要”,艾

  维解释到,“至少保证不会误击自己人”。而对于叙利亚人,这完全是一场绝望的屠杀,

  不论是在战术上还是在心理上。经过精心安排的空载干扰彻底断绝了叙利亚MIG-21 和MIG

  -23 和地面的联系。艾维描述了叙利亚飞行员的信心是如何逐渐崩溃的,当他们起飞的时

  候,对要截击的目标和截击的线路毫无概念。他们努力去做些什么,但是没有产生任何效

  果。“我们慢慢地逮住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艾维回忆到,每次攻击都能摧毁叙方四机

  编队中的两到三架。“他们来地越多,信心反而越弱,在心理上,你不断地失败又失败。

  一旦你开始输,你总是在想,下次就轮到我了,我难道命中注定要栽在这里了?”以色列

  飞行员一直将他们的优势保持到最后。“我能告诉你的是,在最初半个小时内,我们打下

  来26 架MIG。”两个小时之后,艾维招回了攻击机群,直到周 5 中午停火生效的时候,I

  消灭了贝卡谷地的 SAM 之后,IAF 终于可以大张旗鼓地支援地面部队的进攻了。随后,以

  色列攻击直升机使用 TOW 式导弹攻击叙利亚坦克,战斗机则使用激光制导炸弹来反坦克。

  “我们消灭了大量坦克”,艾维补充到,“我们曾经在晚上阻击过一支北面开过来的装甲

  部队”。当两军装甲部队对头碰撞之后,IAF 的 F-4 和 A-4 使用带有激光制导装置 MK8

  两周之后,艾维终于又得到机会来验证实时指令系统,这回是对付一些小规模的SAM

  部队。受挫之后,叙利亚又派遣了一些 SAM 部队进入黎巴嫩。一架 F-4 损失于 SAM 的伏

  击,“攻击来自叙利亚境内,而不是来自黎巴嫩”。艾维马上下令反击,摧毁了4 个SAM

  连中的3 个。胜利的关键在于IAF持续追踪这些 SAM 单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好像

  一场狩猎”,艾维这么宣称,“我们的无人机一直在不间断地跟踪这些SAM,这些SAM 部队

  有时候会躲入村庄,我们会继续跟踪他们,直到他们离开城市和人口稠密的地方再摧毁他

  无人机传送回来的图象会映射到划分好坐标的地图上,然后通知那些非常熟悉这里地

  形的飞行员,经过不断磨合,这套系统终于可以让艾维能够将信息及时传给每一个具体的

  飞行员。“这个就是所谓实时标定通信”,艾维解释到,“通过语音,我可以和每一个飞

  和 1973 年那场残酷的空战相比,以色列的 46 小时贝卡谷地之战是大规模联合空中

  作战的一个里程碑,事实证明即使狡猾的移动式 SAM 系统也无法逃过经过精确协调的空袭

  。“SAM 惨败的事实,极大地冲击了战略势态”,这个一边倒地战果,将合成空中力量重

  新带回了现代战争的舞台中央。贝卡谷地之战强调了电子战和精心计划协调的重要性,艾

  维能够发现突然冒出来的 SAM 部队并且马上提醒攻击机群,充分表明熟练的实时操作和事

  对于以色列人,贝卡谷地的胜利给了叙利亚巨大威慑,而对于 IAF,这场胜利帮助它

  重新在武装力量中找回了自己的位置。这场战斗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东地区的战略格局

  ,继续在空中和以色列人为敌等于送死。艾维引用叙利亚国防部长对贝卡谷地失利所作的

  总结,“鉴于以色列人在空中力量和电子战方面的绝对优势,下一场战争将是一场纯粹的

  ‘地对地’的战争,而不会再上演‘地对空’的场景”,于是叙利亚和伊拉克开始采购飞

  毛腿导弹(Scud)。对于莫斯科的苏联高级将领们,贝卡谷地之战无疑是当头一棒??顶

  尖的苏制武器折戟沉沙。1991 年,艾维出访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捷克国防部长 1982 年

  正好在莫斯科,他告诉艾维,贝卡谷地之战让苏联将领们明白了西方在技术上的优势,同

  贝卡谷地之战同时在技术上成为1991年海湾战争的前瞻和样板,美国空军从中学习了

  如何寻找对方的整合式防空系统的破绽、如何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进行实时指挥、如何用

  激光制导炸弹来对付坦克。以色列空军的进攻精神和精湛技艺,让空中力量重新成为王者

http://cumwithsir.com/dianxingzhanli/78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