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之网 > 典型战例 >

近代北美经典战役之盖茨堡战役罗伯特·李的“滑铁卢”

发布时间:2019-07-06 07:4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罗伯特李将军是南北战争期间美国南部邦联军队的总司令,也是一位出色的将军、他在战略上借鉴、吸收拿破仑的经验,熟练掌握了调兵遣将的艺术以及大规模炮攻的冲击力,擅长以寡击众、以少胜多。1863年5月,李将军率所部在钱瑟勒断维尔战役中,以少胜多、击败北部波多马克军团,让林肯感叹“不足6万饥寒交迫的叫花子把13万精兵杀得丢盔弃甲”!南军虽然在钱瑟勒斯维尔战役中获胜,但李将军失去了他手下最出色的将领斯通威尔·杰克逊,杰克逊是在和他的部下返回南军防线的时候,被误认为是北军而被己方士兵误射而伤重不治的,李将军在听闻噩耗后,叹息道:“我右臂已断。”钱瑟勒斯维尔战役后,李将军下令,南军要于6月向宾夕法尼亚州中部的盖茨堡进军。盖茨堡并不是一个军事要塞,南军之所以要夺取它,是因为这座城镇是通往各处的道路枢纽,李将军希望在盖茨堡击败乔治·米德所率领的北军,指望这行动可以帮助被围困在密西西比河东侧维克斯堡要塞的守军脱困,同时可以威胁宾夕法尼亚的费城、马里兰的巴尔的摩以及华盛顿特区,期望通过这次胜利,可迫使北部联邦承认南部邦联的独立地位。7月1日,南北双方的军队在盖茨保展开了一场空前惨烈的大战,战斗初始南方军队占有人数上的优势,以2.5万名军队面对1.8万名北方军队,在当天的战斗中,北方军队处于劣势,伤亡惨重,发岌可危,但在关键时刻,北军将领汉考克集合了残余的士兵,占据了战场北部能俯政全城的高地卡尔普山和公墓岭,进行顽强抵抗。呈鱼钩形的公墓岭是个利于防守的阵地,它凸出的那一面正对着南军。

  北军据险抵抗,南军猛攻不克,直到这时,南军的前线指挥官尤厄尔将车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其实南军本来可以在攻击的前夜占领这个制高点的,但当时尤厄尔将军忽略了它,但后悔已晚。南军错过了抢占有利地势的机会,被迫把军队部署在北军据点对面的一块较低处,经过头一天的激战后,北军抓紧时间,连夜在卡尔普山和公墓岭山脊上构筑战壕防线。

  但李将军对自己军队的战斗力似乎充满了信心、5月初的钱瑟勒斯维尔大捷和7月1日北军的溃败,都使他对能打败盖茨堡的北军深信不疑,认为只要再增加点进攻压力,就能迫使北军投降。

  第二天,李将军集中了南军主力向卡尔普山发动全面进攻,试图先夺取卡尔普山,然后用火炮对公墓岭进行射击,他要将北军分割成两部分而各个击破,这是典型的拿破仓式战术。尤厄尔率领的南军一度冲上卡尔普山的斜坡,北军指挥官乔治米德少将和他打了一场机动灵活的防御战,向南军右翼发起了一场反冲锋,结果南军的后继部队没能及时在卡尔普山跟进,1小时后,尤厄尔的部队又被赶下了山坡。这是一场艰苦的拉锯战,双方都有重大伤亡,在这一天,双方士兵都英勇作战,但南军的前线指挥官多次失误,虽然占领了一些北军的阵地,但未取得决定性胜利,李将军的主要进攻目标还是没有达到。

  北军的指挥官乔治米德少将决定继续依靠有利地形进行防御作战,而李将军没有采纳部下提出来的翼侧攻击建议,决定对北军中部防线实施正面攻击。过于自信的李将军认为,乔治·米德为加强侧翼的防守,必将导致其公墓岭山脊中央地带防守空虚,于是下令重点攻击公墓岭山脊,让由刘易斯旅长率领的突击队撕开北军的中部防线。第三天的清晨,一场声势浩大的火炮对决开始了,南北双方动用了300多门火炮进行对轰,1个多小时后,旅长刘易斯率南军的突击队向公墓岭山脊北军的中央阵地发起进攻,这些突击队员们要穿越1000多米的旷野才能接近联邦军阵地,这期间,突击队员们完全暴露在北军近200门火炮和数千支步枪的火力之下。在刘易斯旅长的率领下,身穿灰色军装的南军以整齐的队列迎着枪林弹雨向北军阵地稳步同前推进,而穿着蓝色军服的北军则用密集的炮火和雨点般的子弹迎接他们。

  在枪林弹雨中前进的南军显示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勇猛,刘易斯用战刀高高挑起自己的军帽,高喊着:“来吧,伙计们!把尖刀插向他们!谁愿意跟我来?”在人数伤亡近半的情况下,南军终于冲到了公墓岭山脊北军最后一道防线跟前,刘易斯跃过障碍物,跳进北军的工事中,跟在他后面的还有数百人,南军的军旗终于飘扬在公墓岭的脊峰上。接着就是短兵相接的白刃战,就在北军支持不住时,从两翼赶到的北军迅速向被攻破的缺口合找过来,将这几百南军重重包围,刘易斯旅长和那些士兵不是被打死就是做了俘虏,公墓岭阵地终于被北军守住了。

  黄昏时,南军用于作战的1.6万人伤亡已经接近34,李将军现在能做的只能是退了,经过一夜的准备,第二天清晨,南军开始有秩序地撤退了。那一天刚好下了一场济沱大雨,波托马克河水位暴涨,使李将军的队伍无法撤过河去,林肯要求米德抓住这个时机,追歼南军,但米德考虑到自己的部下也损失修重,只是谨慎地尾随在南军之后,并没有认真截击,使得李将军得以带领残部顺利渡过了波托马克河。林肯虽然对此极为懊恼,但他还是高度称赞了乔治·米德在盖茨堡战役中的贡献。盖茨堡战役是到那时为止美国历史上流血最多的一次战役,北军在这次战役中伤亡26万人,而南军则伤亡近3万人,乔治米德将军在战斗期间的沉着指挥对战役的胜利起到了积极作用。由于罗伯特李在这次战役中元气大伤,此后再也未能向北进军,南军从此失去战略主动权,盖茨堡战役因此成了美国南北战争的转折点。

  林青总统在几个月后视察盖茨堡战场时,把发生在那里的战斗与自由、民权联系在一起,做了一个虽然只有10分钟却流传后世的演说:“我们要从这些光荣的死者身上极取更多的身精神。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水世长存。”

http://cumwithsir.com/dianxingzhanli/18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